首页 » 怎么挽回女友 » 正文

爱情、婚姻、自由

爱情是一个人的事,婚姻是两个人的事,自由是三者的事(三者是你我他,与你相关的对方、自我、社会中的他人)。

看到“爱情、婚姻、自由”三者同时出现时,我想到了上面这句话。再细想一下,言及这三者似乎会有扯淡之嫌,正如一同学戏言,三者貌似均不在我们的此刻生活之中。不过,在此也只可权且胡说一通了。

完美的它们,皆是人生的奢侈品,可望不可即;它们的完美的结合,更是人类无法企及的但永恒追求向往的。它们,关乎幸福,所以我们依然坚持不懈。

史铁生说:爱情本是一种心愿,不能到街上看看就说没有。看到这句话时,有一种惊然之感,还有一份感动。如今,应该不在是“爱是一种信仰”的时代了。爱情与其他东西交杂,变得有些面目全非。都说现今是多元时代,颠覆、解构是常有之事,顺带着,爱情也变得让人不认识,唯有喧哗与骚动。但是,爱情似乎也是电子传媒时代叫嚣得最热闹之物。对这看似矛盾的现象的解释:其一,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之一;其二,一个时代的人都不在拥有时,就会有一个时代的人去寻找,得与失总是同时存在。在芸芸众生之流中,我们浑浑度日,翘首周围后,跟着大家一起叫嚷,爱情不见了。我们却忘却了,归于简单,归于本质,爱情本是一种心愿。或许是我们在它身上承载了过多,期盼着它的“救赎”。

“情在左,爱在右,走在生命的两旁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”。这样的阐释,足以温暖人心。不过,这样的“情”与“爱”也些博大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爱情是一个人的事。不管是处于怎样的爱情状态,它的出现与发生都能让人刻骨铭心并且成长。如果爱情那瞬间的感觉是因为化学本能反应,那么过后就要好好经营。两个人的爱情需要双方的播种,如同婚姻一般,尽管婚姻城里的更为复杂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,男人与女人的关系更是如此。男人与女人,两种道德,两部法律,上演着人间的悲欢离合。一个人的爱情,自由是自己赋予的;两个人的爱情,自由是双方互相给予的。

一直都相信,可遇不可求。你与他,或许只是你的一厢情愿,或许是两人之间的契合,或许其他形式,都是遇见的幸福。有些人终究是过客,可是生命之中也留下他们曾经那达达马蹄的脚印,或许会依稀不清,但印记终在。爱情,不管我们现在的生活中是否拥有,我们都应该把它藏在心底,因为作为心愿每个人都应该要有。

记得电影《爱情呼叫转移2》中的一句台词: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但是没有婚姻,爱情就没有葬身之地。看似一句调侃之话,却有几分道理。爱情和婚姻,在人们眼里有着天然的“连带关系”,爱情过后就该是婚姻的归宿——美满。但是,两者,似乎有关,似乎也没关。电影《海角七号》中我们感慨阿嘉与友子的爱情,“留下来,或者我跟你走”是阿嘉对友子的爱情承诺,简单却已足矣,足够有分量。该电影中还贯穿着老友子和她的日本家庭教师的故事,那几封沉淀几十年的老情书在电影现在进行的时空背景中娓娓道来,过去的与现今的爱情故事交融在一起,有了一种传承之感,人类美好情感的传递。电影在美好中结局,说实话,关于阿嘉和友子的未来我并不抱乐观看法,如果他们走进婚姻的殿堂也不一定会享福,因为毕竟生活很强势,可能会消磨掉一切。电影结束在婚姻之前是对的,至少我们可以想象着一份微小的希望。

爱情可以只属于自己,但是婚姻至少关乎两个人。钱钟书为婚姻去了另一个名字——围城,他告诉我们,城里城外的人都徘徊在出来和进去之间。小说《围城》中爱情、婚姻、自由三者就有涉及,其结果似乎都有些灰色。我们暂且做以下定位,爱情——方鸿渐与唐晓芙的故事;婚姻——孙柔嘉与方鸿渐;自由——人生层面的“围城”。

唐晓芙是方真正动过真情的人,纯情的向往终成幻影。杨绛说,孙柔嘉最大的成功是嫁了个方鸿渐,最大的失败也是嫁了一个方鸿渐。她和方的婚姻一开始就是一个“陷阱”,她是他们婚姻的主动者,方鸿渐也阴差阳错般渐渐进入了她的“圈套”之中。或许,“陷阱”并不可怕,两个人的事总有较为主动的一方,但是要命的是,孙与方之间存在精神层面的隔阂。孙以自我为中心,较为功利,这本身并无可厚非;方喜欢“泛化”,论及之处大都是所谓的形而上的精神层面。而且两人的情感基础并不扎实,失败似乎注定了。这是文学作品中的婚姻悲剧,然而回归到现实层面,婚姻中的志同道合和感情基础似乎有些奢望,何况生活需要柴米油盐。生活很现实、大多是灰色的,如果你和他在生活的磨合中一起慢慢变老,互相包容,